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山神大人 by 猫梳

时间:2018-11-11 00:52 标签:
山神大人 by 猫梳


文案:


不小心遇到妖怪并与之接下孽缘的人妻少年和会撒娇会卖萌的吃货山神大人之间的温吞流水账!


              “小彦,小彦!快醒醒!”一大清早,林彦就被耳边细细小小的声音吵醒,他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只见枕头边蹲着一只胖乎乎的松鼠。

              “早啊花花。”林彦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快!别磨蹭啦,再不起床就错过啦!”被叫做花花的松鼠焦急地甩了甩毛茸茸的尾巴,竟然口吐人言,两只短短的前爪还揪住林彦的睡衣,拼命地拉个不停。


              “唔……什么?”林彦莫名的挠了挠头,伸手拉开床头的窗帘,赫然发现一只毛色黑亮的乌鸦正站在窗台上,“笃笃笃“地敲自家窗子。

              “嘠!今天是立春!”等他推开窗户,外面的乌鸦蹦跳着进了屋子,又抖抖身上晶莹的小雪花,继续不满道:

              “山神大人要巡山哪,笨蛋嘠!”

              等到他裹着羽绒服,晕晕乎乎的被小乌鸦和松鼠用法力送上高耸树枝,林彦才模糊的回忆起,自己似乎的确说过对每年初春的“山神巡山”感兴趣这个话题,没想到竟然被妖怪朋友们记得这么清楚,还特意把他拉起来观看。


              不过,要是不用起这么早更好啊,他无奈地看了看,两只小妖怪正窝在他胸前的衣服口袋里,毛茸茸的挤成一团,嘀嘀咕咕不知说着什么。

              发现云鼎山有妖怪,并且还能与之对话,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他因为某些原因搬来山里和外婆一起住。神秘的大自然对小孩子的吸引毋庸置疑,对于小林彦来说,每天在山林里疯跑疯玩,简直是再快乐不过的事。直到有次不小心跌进山谷,扭伤脚踝,他才得以一窥云鼎山里的大秘密……


              等外婆和村里的叔叔阿姨们找到自己,已经是过了一夜的事情了。那时外婆抱着自己大哭一场,周围的村民们则惊奇的议论开来。毕竟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竟然能一人熬过寒冷的秋夜,而且除了脚踝扭伤外,竟然连发烧感冒都没有,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后来村长摸着小林彦的头叹道“这娃子真是运气好啊,将来是个有福的。”

              有没有福林彦不知道,但是运气好却是真的。因为就在那天夜里,若不是有这些小妖怪们守在身边,将毛茸茸暖意洋洋的身子偎在自己身边,挡住深秋阴冷慈姑的寒风,自己恐怕还不知有没有机会活过到现在。


              林彦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在当时自己极度震惊与恐惧的深夜里,一只黑不溜丢的小乌鸦跳上自己肩头,夸张的扯着嗓子大叫道:“听着人类,要不是曾被你救过,小爷才懒得管你哪!还有今晚遇见我们的事情要保密!你要是敢跟别人泄露一个字,小爷我就每天拣石子儿砸你家玻璃嘠!”


              说完它不等林彦反应,又扭头伸出翅膀,指着旁边的一只松鼠道:“你那尾巴堵严实点,没见那旮旯漏风么?敢把小爷恩人冻坏试试嘠!”

              关于解救乌鸦的恩人什么的,林彦其实已经记不清了,拜那个热心肠的兽医老爸所赐,他从小到大捡到过、救治过的小动物实在多到数不胜数,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救过一只乌鸦,林彦早就没有印象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秘密又迅速的和山林里的妖精们打成一片,并且颇为自来熟的得知了那只笨笨的肥松鼠叫小花,而傲娇小乌鸦的名字叫吉吉。


              “嘠!想什么哪?”眼前一片黑影扇过,乌鸦吉吉啄了啄林彦颈上的羽绒服扣子,唤回他的注意,“记住你可是来偷看的,别迷迷糊糊的给小爷我惹事!”


              “再发呆要掉下树去咯。”松鼠小花也冒出尖尖的小脑袋,怯生生的提醒道。

              林彦笑着拍拍它脑瓜顶,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把葵花籽。

              小花欢呼一声,立刻捧走一颗又圆又大的,咯咯吱吱的啃起来。

              “别抢!那是给小爷的!”吉吉立马从林彦身上的口袋里跳出,蹦到他的手掌上,也埋头啄个不停。

              林彦叹口气,真是,养成习惯了啊。

              即使从七八岁长到二十来岁,即使已经搬到城里居住只在每年寒暑假回山里来,他这随时在衣服兜里准备零食小吃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谁让他的妖怪朋友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蹦出来吓人一跳呢,哄小孩子嘛,林彦自觉还是很擅长的。

              林彦正看着两个小家伙在他手里吃的正香,忽然心中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不禁抬头向远方望去。坐在这颗高大的松树上简直可以俯看整个云鼎山。


              “巡山开始啦!”

              吉吉和小花一左一右跳到林彦肩头,异口同声的叫道。
            林彦在小乌鸦的指点下看向云鼎山深处,时值初春,天气虽然略有回暖,但山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只偶尔在厚厚白雪的掩盖下,可以看见光秃秃的枝干和一闪而过的小动物。


              清晨的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山林中有些微的雾气笼罩。

              “快看那里,山神大人出来了。”小花在林彦肩头小声说道,吉吉立刻回头瞪它一眼,“别出声嘠!不要打扰山神大人!”

              林彦心说隔这么远,哪里就听到了?却也忍不住屏息凝神的看过去。

              之间淡淡的雾气中,隐隐约约有身影透出来。

              渐渐地,身影逐渐清晰,竟然是一条长长的队伍。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山神大人,据说大人穿的那件白衣是天上的仙女用云朵织的哪,真漂亮!”小花羡慕的说道。

              林彦点点头,其实以他一个普通人类的目力,实在看不太清山神的面貌,只知道他披着一头银发,正不紧不慢的在崎岖的小道上走过,宽大的白色袍袖轻轻飘起,姿态翩然。


              “你看后面高高瘦瘦的那个人叫雪苇,是山神大人的管家,真身是只白鹭。右边穿黑色风衣的是灵霄,真身是山鹰,负责咱们云鼎山的警卫,还有不停打哈欠的那位大叔是专管山里姻缘的合欢树,他最近好像爱上山下镇子里卖的什么葡萄酒,要找他证婚最好送一瓶去……”小花滔滔不绝的普及着云鼎山妖怪全录。


              林彦看着山神领着一行化成人形的妖怪,四处走走停停,突然觉得所谓巡山,或许就是一场集体春游?

              “嘘!”吉吉打断小花的科普和林彦的臆想,“山神大人过来了,要开始施展法术啦!”小乌鸦的眼睛里晶晶亮亮写满崇拜。

              林彦急忙认真看去,只见山神和一众妖怪越走越近,为首的山神大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折扇,“哗啦”一下展开,宽大的袍袖随着手臂一摇一摆。

              坐在高处的林彦便感觉刚刚那股奇异的暖流再度袭来,将身心都浸透。

              几乎就在一瞬间,清晨的阳光仿佛透剪影一样过层层重叠的枝干照了进来,枯枝上的冰花折射出明亮的光彩,高大树木的阴影散开,雪地里星星点点闪着莹光,有细小的雪屑飘飘荡荡散落下来,接着“簌!”的一声轻响,融化在土地里不见。山里的雾气全部缓缓淡去,整个云鼎山的全貌清晰地显现出来。


              林彦却清楚地感觉到先前冬日里的萧瑟肃杀一扫而光,山神大人的折扇轻轻一挥,整个云鼎山似乎一下子欢欣鼓舞起来!在摇摆的枝干间,在低矮的灌木丛里,在晨光下,在微风中,甚至在那些跳跃的光斑里,他都能听见到冰雪融化的声音、万物萌动的絮语。


              他沐浴在勃勃的生机中,又仿佛刚刚从懵懂混沌中苏醒,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奋力跳动,血液在血管里急速流淌。

              他没喝酒,可却觉得此刻身和心都醉了。

              老松树苍劲的枝干似乎颤了颤,一小团雪屑散落在林彦头顶。

              原来这才是山神大人的巡山,他闭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

              “小心!”陶醉间忽然听见乌鸦吉吉的惊叫,林彦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感觉到面上重重迎来冰凉的一击!

              他一下失去平衡,伸手在空中徒劳的划了两下,栽下树去。

              没想到辛辛苦苦活了二十来年,今天要死在山里了,而且竟然还是被雪砸死的。

              急速的下坠中,林彦看着瞬间散成碎末的大坨雪块自嘲的想到。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来临,感觉到身子掉下的趋势忽然缓了一缓,林彦悄悄睁开眼睛,忽然愣住了。

              他正坐在一个青年怀里,那人年纪似乎与自己相当,皮肤白嫩,面容清秀俊美,琥珀色的眼眸里宛若带着笑意,几缕垂下来的银发轻轻拂过林彦的脸颊。


              在仍然料峭的初春里,他却只松松垮垮的穿着一件绵软的白袍,露出修长纤细的脖颈与秀气的锁骨……

              等、等等!林彦从几乎要流口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银发、白袍……那么他现在其实是躺在山神大人的怀里?!

              林彦吓了一跳,连忙从青年的怀抱中下来。

              “人类?”他看见青年有些惊讶的挑挑眉。

              这时化作人形的吉吉和小花急忙跑到青年面前,俩只妖怪刚刚被林彦吓个半死,小脑瓜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山、山神大人!”小花现在是个有着棕色头发的小男孩,他弓着身子朝山神紧张的说道,“他、他是人类,是我和吉吉的好朋友,但不是坏人……”


              “是我拉小彦来看山神大人您的巡山的,”见小松鼠语无伦次的说不清楚,乌鸦吉吉连忙插嘴道,“请大人不要怪小花和小彦,要怪就怪我吧!”

              只见他挺起胸膛,带着点豁出去的无畏神情站在山神面前。四周一下安静下来,一时间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这个黑衣的短发男孩身上,连一贯木着脸的雪苇也微微皱起眉头。


              林彦倒是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他转身走到刚刚坐着的老松树下,拎起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竹篮回到大家面前。

              他对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妖怪们友好的一笑,又礼貌的朝少年微微躬身,从容说道:“我叫林彦,现在暂住在山脚下的云鼎镇。打扰到山神大人巡山,真是万分抱歉。”他举起手里的竹篮,慢慢掀开餐布,露出篮子里包裹好的食物。


              “这是我先前做好的蓝莓芝士和蓝莓慕斯蛋糕,还有一小壶蜂蜜柚子茶,本来是打算当做早餐的。”蛋糕和饮料的甜香若有若无的飘出来,林彦满意的听见周围咽口水的声音,他嘴角一勾,双手将竹篮递到山神面前,诚恳的说道:“如果山神大人不嫌弃,还请收下这些作为我打扰大家的赔礼,也恳请大人不要责罚吉吉和小花。”


              “是罕见的蓝莓哪!”

              黑衣小男孩扯扯一旁棕发小男孩的衣袖,用四周都能听见的声音悄悄说道。

              “是啊,而且是小彦做的呀!”棕发小男孩也悄悄回答到。

              “那可是比我妈妈做的还要好吃得食物哪!”

              小花的妈妈可是山里出了名的巧手厨师呢!周围盯着竹篮的视线更加炙热了。

              银发的山神大人举起袖子咳了两声,大家连忙收回视线,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只听他笑了笑,柔声说道:

              “罕见的蓝莓呀,还做成了蛋糕。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啦。”林彦感觉到两只小妖怪明显松了一口气。

              “难得有人来云鼎山做客,你们俩竟然还让人家坐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看着身后的雪苇接过篮子,青年略微责备道,随后他转过头来望向林彦和小妖怪们。

              “那么,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巡山?”
             亦步亦趋的跟在妖怪大部队的身后,还要时不时的接受队伍和山林里好奇目光的洗礼,饶是林彦平时自诩脸皮厚,此刻也忍不住有些脸红了。

              “好歹也该穿件体面点的衣服来的。”林彦在心里悄悄的说,他抬眼看了看走在最前头衣冠楚楚的山神大人,不愧是织女做的衣服,那洁白的布料随风飘扬,让他挥动折扇的动作宛如舞蹈般流畅优美。


              林彦又低头看看自己,因为一大早就被拉起来,他只来得及随便套上一件惨绿色的羽绒服,脑袋上还顶着一头鸟窝状的乱发。

              与美丽优雅的山神大人相比,自己简直就像是块臃肿肥胖的大粽子,而且这粽子肩上还扛着一只懒鸟和一只胖松鼠……

              白衣青年在一棵古树下扇了扇。

              “山神大人正在叫醒老槐树伯伯,伯伯年纪太大,冬眠时比较容易睡过头。”小花晃蹬着小短腿坐在林彦肩上继续现场演说。

              白衣青年朝空地上的灌木林挥了挥。

              “山神大人在叫小兔子们出来玩哪!”吉吉转头用喙从林彦帽兜里挑起一颗葵花籽。林彦为了他俩吃的方便,早就贴心的把坚果袋放进衣服后面的帽子里。


              有了两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陪伴,林彦渐渐地放松下来,他仔仔细细的端详山里的景物,并在小妖怪的讲解下了解了好多云鼎山的妖怪轶事。

              比如山洞里的蝙蝠精突发奇想的开了一家黑暗餐厅,让前来光顾的顾客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体验“感官新乐趣”,并且体贴的为第100位光顾的客人提供免费“昆虫沙拉套餐”。


              比如云鼎山深处的老蛇怪,据说生平嗜好攀岩摘野果,常常把自己嵌在石头缝里啃浆果,随处乱扔的果核经常把从底下路过的居民砸个满头包。

              又比如北面山里的鹿妖们突然迷上蔬菜烧烤,每月总有几天要聚在草坪上烤蒜烤葱烤韭菜烤蒜苔烤尖椒……往往呛的周围邻居们迎风流泪……

              想不到云鼎山里还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啊,林彦觉得眼前的枯枝败叶都生动起来。他朝着怯怯张望的小妖怪小动物挥挥手,想了想,又抓了一把葵花籽在手里扬了扬,毫不意外的见到树丛里又多冒出几个小脑袋,热切的盯着他,的手。


              果然,山里住的都是吃货……

              林彦一边想着一边将葵花籽抛洒在路边,立刻有胆大的小妖们蹦出来捡走。

              “不要给太多。”

              温和的嗓音传来,林彦转头看向前方。

              “再这样下去,巡山就要变成投喂了。”

              山神大人笑的亲切动人,银色的发梢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下山的路马上要走到尽头了,前方甚至隐隐约约能看见炊烟袅袅的村庄。

              巡山的队伍停在河边空地。

              白鸟河河如其名,像只展翅欲飞的巨大鸟类,把云鼎山圈在两翼之间。

              冬日的寒气还未散去,结冰的河上白茫茫一片。

              “这是巡山的最后一项内容,祭拜河伯。”小松鼠和小乌鸦从林彦身上蹦下来,在落地之前化作人形,收起刚刚的嬉闹神情,队伍里的妖怪们也都严肃起来。


              山神大人已经走到布满鹅卵石的河床上,他展开折扇,踮起脚尖,另一只手里突然多了一对铃铛,随着“叮铃一声脆响,银发白衣的青年跳起舞来。

              林彦瞪大眼睛,他看着青年柔和的舒展四肢,探手,弯腰、旋转,在河床上翩跹。

              他甩袖,那跑袖就如流动的云霞般飘散开来。

              他舞扇,那折扇就如新出的花苞般绽放开来。

              他尽情舞着,银发里流光闪闪,冰面上倒影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宛如水藻一样摇曳生姿。

              没有音乐,没有鼓点,他欢快而又旁若无人的跳着,在碧空下,在河流边,在云鼎山面前,在天与地的注视中,自在舞动……

              “笃!笃!”林彦听见他用折扇轻轻地敲了敲脚边的冰面,那声音不大,却仿佛就响彻在林彦耳边,敲进他心里。

              几乎就在一刹那,冰面上产生了细小的裂纹,好像天空突然倾泻下万千星斗,无数的银光在大家面前跳跃奔腾,坚固的的河面寸寸碎裂,化成细小的冰渣,随着冰下的水波漂流而去。


              “春天来啦!”妖怪们大声欢呼着,他们知道河流已经从漫长的凝固的时光里冲破出来,带着愉快的喧嚣围绕着云鼎山奔流而去。山间充斥着清脆悦耳的水声,云鼎山终于在欢声笑语中完全苏醒过来!


              巡山结束了,妖怪们欢快的蹦跳着,“山神大人……叫什么名字?”恍惚中,林彦听见自己悄悄地问。

              “晨曦。”一个依然温和的声音回答道。

              他看见银发的青年缓步向自己走来。

              “我叫晨曦。”

              河水在他琥珀色的眼眸里投下波光粼粼的倒影,俊秀白`皙的脸上还挂着点点细小的汗珠。


            巡山结束后一连几天,云鼎山附近都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山里水汽弥漫,雨滴浇在雪上,让它们更快的融化开来,露出覆盖其下的新绿。在山南的向阳地带,甚至已经有星星点点的小花绽开。


              在终于放晴的一个下午,林彦的外婆将摇椅拖到阳台,坐在上面晒太阳。老式录音机正在播放**的老歌,若不是烤箱里的巧克力曲奇散发出香气,她盖着薄毯,几乎就要睡着。


              有人敲门,外婆端着烤盘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架着金丝眼镜的男青年。

              他长得高高瘦瘦,穿着黑色西装裤,白色衬衫,银色马夹,领口还颇为西式的系着小领结,手里捧着一束金黄灿烂的迎春花。青年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开口说道:“婆婆您好,我叫雪苇,请问林彦先生在家么?”


              挎着外婆送的曲奇饼走在路上,林彦好奇地问这位管家。

              “山神大人是怎么知道我家的?你们问了吉吉或者小花?”

              雪苇回答:“只要打听一下这镇上谁家伙食最丰富就知道了。”

              林彦:“……怪不得我最近总觉得家里的食物经常莫名其妙的减少。”

              “那是因为林彦先生和您外婆的好手艺已经在山里传开了。”雪苇笑着说,“上次的蓝莓糕点,连挑嘴的山神大人都很喜欢呢。”

              看来被妖怪盯上了……

              林彦边走边想,不经意看到连雪苇的眼神也时不时的瞟向他手里的食物篮子,不禁微微一笑。

              “林先生不必担心,大人已经发了话,大家应该会收敛了。”

              “山神大人说什么?”

              “偷吃的方法不可取。”

              “……”

              意思就是明目张胆来要就可以咯……林彦在心里吐糟,却又隐约觉得有点自豪。

              “到了,您请进。”

              走到大山深处,雪苇一摆手,林彦面前就出现一座的小院。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