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思之如狂 作者:一朵小葱花(下)

时间:2019-08-11 10:51 标签: 破镜重圆 情投意合 仙侠情缘
第四十九章 龙族-贰拾玖 夜色凄凄,暮雨习习。 南栖靠着自己仅剩的修为,费尽了气力,终于回到了离开数年的长沂峰。他望着眼前的凤凰屏障,往前渠弈死去的场景历历在目,眼泪从眼角滑落,无声悲鸣。 他倾身走了进去,屏障如一层水幕,滑过他的肌肤,是微凉的
 
 
 
第四十九章 龙族-贰拾玖
  夜色凄凄,暮雨习习。
  南栖靠着自己仅剩的修为,费尽了气力,终于回到了离开数年的长沂峰。他望着眼前的凤凰屏障,往前渠弈死去的场景历历在目,眼泪从眼角滑落,无声悲鸣。
  他倾身走了进去,屏障如一层水幕,滑过他的肌肤,是微凉的触感。
  南栖记得,这是父君给予他最后的保护。
  是他辜负了父君……
  于此,南栖也不禁感叹,若是当初,他愿意试一试自己还能不能穿过这层屏障,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曲折了。是他自己错失了机会,是他自己太过愚笨。
  他失笑,朝前走了一步。
  “南栖!”
  身后有人唤住了他,是刚从莲辰口中得知了南栖的行踪而来到长沂峰的苍玦。
  但莲辰并未告诉他南栖的真实身份。许多东西,算得到却说不得,道破得多了,反倒容易折寿。莲辰如今惜寿,便绝不会让自己冒险。
  况且,苍玦伤过溯玖多次,莲辰也是小气了一回。
  南栖早知安昭的药粉困不住苍玦多少时间,只是没想到,竟是连子时都撑不过。南栖回过身,伤心绝意,疏远地望着苍玦。
  凤凰屏障燃起了凤火,隔开了苍玦。
  南栖终于想了起来,苍玦心尖那滴凤凰的心脉血,是自己给的。
  ……
  三百多年前,八岁的南栖与七百多岁的苍玦在凤族的庭院中相遇过。彼时,南栖还是个被藏在凤族中的娇惯小太子。
  许多纯血的凤凰在涅槃前都修为平平,为了保护他们,族内会在他们三百二十岁涅槃之前,对外隐藏他们的踪迹。所以,外界只知道凤族有一只纯血的小凤凰做了太子,却不知道这位太子叫什么名字,究竟长的什么样。
  便连苍玦也不知道。
  那一年,他随玉衡来凤族办公事,无意步入一座庭院,在深水池子中,捞起了一只落汤小凤凰。
  那孩子年仅八岁,却生得一副灵气模样,对着陌生的苍玦,他的眉梢居然带着几分神气。世人皆知凤族高贵,族中凤凰也大多不同外界有过多来往。
  苍玦无意多留,用自己的术法为小凤凰疗伤,烘干他的衣衫。
  不过是个孩子,苍玦面露温色,才刚想离开,便被这只小凤凰执拗地拉住了手,稚气问道:“这位上仙,你叫什么?”
  “苍玦。”苍玦淡淡道。
  “苍玦上仙。”小南栖作揖,故作成熟,且礼数周全,“你救了我,我要报恩。”
  “我不需要。”
  “不行不行,我爹爹说了,若得人恩惠,必然要报。”他笑起来,一口小白牙,说着不知是什么的道理,“有来有往,相处方可长久。”
  苍玦纳闷,嘴上却笑了,心想这只小凤凰倒是有趣。但他堂堂一介上仙,要一只小凤凰的报恩做什么?他再次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南栖,却不想这只小凤凰执拗,悄悄地在他腰侧的折扇中,留了一滴心脉血。
  而这滴心脉血,成了日后他进长沂峰的契机。
  原是南栖亲手种下的缘。
  原是他亲手种下的……
  可如今,南栖伤心欲绝,潜意识中将苍玦心尖的心脉血拒之屏外。
  再不许他进来了。
  “怎会如此?!”苍玦施法,但不及这屏障的千分之一,“南栖?!你怎么进去的!”这屏障出了问题,它让南栖这一只小麻雀进去了,却让他这个拥有凤凰心脉之血的人难以靠近半步。
  仓促间,苍玦在黑夜中,借着一丝月光,看到了南栖浸满血的衣衫,还有他那平坦的小腹。
  孩子不见了。
  “南栖,你……”
  “苍玦。”
  南栖打断了他,一步不动地站在原地,他看苍玦的目光中已经失了往前的温度,面上只露出一个凄凉的笑:“你说得没错,孩子确实是一个死胎。”他勾起嘴角,和初遇时天真的笑容截然不同,“你不要,我也不要了。我将他挖了出来,丢掉了。”
  黄粱美梦,这么多年,他做得足够了。
  苍玦只感到冷风刮过耳,着实冰凉,透进了身骨血肉中。
  失子之痛,并非南栖一人的。
  “南栖,你受伤了。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好吗?”苍玦的声音慢慢变得平稳,他进不去长沂峰,唯有站在外面看着南栖。他一双眸子微热,万种神情变幻。
  “剥腹挖子,如何不伤?”南栖别过脑袋,想起过往种种,故作轻描淡写道。
  苍玦站在屏外,聚集了精神,想要破了屏障。
  却听南栖轻声道:“当初我吃下凤凰草,不过是想同你有个善果。可为什么,我们会到今日这种地步?”
  南栖其实并不是在问苍玦,而是在问自己。有些答案,总也回答不好。他仰头,是雨已经停了,月色洒落在他寂寥的脸上,勾勒出一幅朦胧的画面,好像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一般。
  苍玦的心揪紧了:“南栖,你先出来!”
  “苍玦,你走吧。”南栖闭上眼,面色映着月光越发地凄冷。
  他不想随他回去了。
  “南栖,你受伤了。出来,随我回去。”苍玦还在努力地说服南栖,他素来是高高在上的龙君,很少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时候,“南栖,听话。”
  可惜南栖不为所动,他的心死得厉害。
  剥子之痛,记忆复苏之痛,样样痛不欲生。
  “回去?”南栖失笑,勾起的嘴角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伤心,抑或是悲愤,“回去继续做你后院中的一只小雀儿?被你宠着爱着,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明白,不知道?你不让我知道任何,也不让我参与任何!我只是想和你站在一起而已,可因为这个封印,我什么都做不到,我什么也做不了!”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