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恋文 >

重生之旧爱 下——五军

时间:2017-04-02 14:23 标签:
第31章 陈楼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好到家了,以前他对路鹤宁有不忍心的情绪时,还觉得自己是圣母。今天看看,他还真是低估了自己。他可不是圣母,他是圣父,孟子的亚圣估计就是败给他了。 关豫的那句提示,其实陈楼一开

 第31章

 
陈楼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好到家了,以前他对路鹤宁有不忍心的情绪时,还觉得自己是圣母。今天看看,他还真是低估了自己。他可不是圣母,他是圣父,孟子的亚圣估计就是败给他了。
 
关豫的那句提示,其实陈楼一开始并没有听懂。那些都是路鹤宁对他的称呼,分开来听哪一样都没有问题,但是关豫的表情和口气太悲愤,所以他愣了一会神,终于明白了——师徒play,医生play,父子play……
 
耻度简直突破天际,所以说关豫的脑子里不是脑浆是浆糊还真没冤枉他。
 
不过陈楼没火,他们现在正是荷尔蒙激发的时候,动动嘴也不会少块肉。只是误会这事没好处,万一关豫内心是为了路鹤宁,他可不想继续当俩人路上的绊脚石。
 
于是陈楼非常淡定地否认了。
 
然后,关豫也理所当然地把他的否认当成个屁给放了。俩人最后不欢而散,出了咖啡店一左一右,都在心里默默送了对方一个傻逼。
 
陈楼的想法理所当然,不是他做的关豫非要认为他做了,简直智障。而关豫那边也不无道理——他就住在陈楼隔壁,上次的墙角他听的一清二楚,今晚上路鹤宁又要过去,傻子才相信不会发生点什么。
 
抓贼要捉赃,捉奸要在床。陈楼没有把握好这次坦白的机会,关豫便决定豁出去了。
 
只是他还没想好怎么个豁法以及豁了之后后续怎么办,就在楼底下收到了关峰的夺命连环催。
 
“放寒假了你不回家吗?”关峰开门见山地问他:“爸妈经常念叨你,现在你们学校都关门了,你不回家在哪儿住呢?”
 
关豫当然不敢说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实际上他挺怵关峰的,上一世陈楼知道他被赶出家门了,却不知道在被赶出家门之前,关峰把他吊打了好一顿,专挑皮薄肉嫩的地方下手。
 
关豫打哈哈:“我在同学家呢。”
 
“哪个同学家?”关峰的语气平缓,但是却意外的强势道:“地址发过来,我去接你。”
 
“不用了吧?”关豫愣了一下,现在是关键时刻,他是打死都不能回家的,然而关峰的态度又很强硬。他顿了顿,脑子里灵光一闪,捂着手机打商量道:“这样,我明天一早回去行不行?今晚我真回不去,我在外市呢……”
 
“外市啊,”关峰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地问道:“外市的兴隆路上吗?”
 
关豫吓了一跳,立刻扭头往后看了一眼。
 
没看到关峰。
 
“别瞎看了,”关峰说:“抬头。”
 
——
 
关峰觉得今天自己有点出门不利,怎么说呢,先是他那个心爱的小跑在等红灯的时候被个电动车给刮了。
 
关峰和身边的大多数纨绔相比,各方面都算低调,唯独爱车爱的深沉,然而这次刮了却没什么办法,电动车主骑着车横冲直撞的时候十分嚣张,出事的时候却立刻认怂当孙子,当着交警的面就给他跪下了。
 
身边的人不少指指点点,除了围观车的就是围观他的,关峰最后无奈放那人走了,心里却是压不住的憋屈。
 
然后他为了撒火就多管了一件闲事——在朋友约他见面吃饭的地方,见有几个人欺负一个小领班,他二话没说,上去把那几个人也给欺负了一下。
 
一帮狐朋狗友在后面呱唧呱唧,关峰的痛快没持续几秒钟,扭头就图样图森破的看到了小领班的样子。
 
勾引他弟的那个!哦不,他弟勾引的那个!
 
算了,不管谁勾引谁,一定和他弟有关系的那个!
 
于是最后的结局就是,他跟朋友借了车,死活要送小领班回来,然后终于在小领班的地方活捉了关豫。
 
关豫在楼底下目瞪口呆满脸震惊的样子简直不能更精彩,然而关峰却恨不得从五楼砸个东西下去,把这熊玩意儿给砸回娘胎里换个省心的妹妹出来。
 
——
 
关峰什么时候走的路鹤宁不知道,他坐在陈楼的电脑椅上发了会呆,又看了看时间,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
 
从他找各种兼职以来,今天还是第一次被客人欺负。当时那个包厢里有服务生,路鹤宁原本是给陈楼打完电话之后从那边路过,就莫名其妙的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
 
平心而论,心里不是不难受。然而除了被人甩耳光的难堪之外,他更担心的是宁珊看到后的反应。
 
也幸好他之前和陈楼说了今天要过来,所以那位好心人要送他的时候,他报出了陈楼的地址。
 
当让他没想到好心人和隔壁屋的红头发认识。不过看看那人的一身打扮和开的车,再看看陈楼这边新换的防盗门大沙发和锃新瓦亮的灶具,一切倒是好理解了很多
 
只是红毛打量他的目光太明显,路鹤宁想了想,大概是自己的脸已经肿了,这会儿多少有些引人瞩目,他心情低落,也不想和陌生人打交道解释,于是客气了几句之后,便推了下陈楼的门,进来等了。
 
他没想到陈楼出门没锁小门,刚进来的时候松了口气,坐了一会儿又有点自己侵犯别人隐私的感觉。
 
屋子比他上次来的时候整洁了不少,桌上的书本还是他上次给整理的样子,只有两本题集被抽了出来,搁在桌上盖住了鼠标。床上的被子这次勉强能认出是个花卷的造型了,被罩和床单也都换成了小碎花的。坐在电脑椅上,正好能闻到衣物护理剂的淡淡香气。
 
路鹤宁原本看到小碎花的图案时忍不住想要吐槽,可是闻着熟悉的味道,却又怅惘了一下。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