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洗洗醉吧 作者:秦三见

时间:2019-08-13 10:00 标签: 年下 甜文 都市情缘
文案:光棍节,宿舍几个人凑一起喝得晕晕乎乎,荀理站路边打个电话的工夫就对上了一双含羞带笑的眼睛,那人跟他一样晕晕乎乎的。 俩人看对眼了,稀里糊涂睡了。 第二天荀理竟然在学校看见了前一晚跟自己睡了然而一早就不见人影但给他叫了份早餐外卖的贴心小
 
  文案:光棍节,宿舍几个人凑一起喝得晕晕乎乎,荀理站路边打个电话的工夫就对上了一双含羞带笑的眼睛,那人跟他一样晕晕乎乎的。
  俩人看对眼了,稀里糊涂睡了。
  第二天荀理竟然在学校看见了前一晚跟自己睡了然而一早就不见人影但给他叫了份早餐外卖的贴心小帅哥。
  荀理:“他是哪个系的?哪届的?”
  室友:“什么哪届的,那是金融学院新来的辅导员!”
  荀理:“方矣,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早上从五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家里有两亿个漂亮女仆那种?”
  方矣:“你家有吗?”
  荀理:“没有。”
  年下。
  健气直球小狼狗攻x口嫌体正直辅导员受
  PS:受不教课,跟攻也不是一个学院。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矣,荀理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方矣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往校门口走,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脚底下是一层薄薄的冰,走得小心翼翼。
  “今儿有什么打算?”
  方矣接电话的时候没注意来电人,眼睛一直盯着地面,生怕摔了,这会儿听了声音才发现是崔一建。
  “没打算啊。”方矣费劲地走到了校门口,直接上了路边停着的出租车:“岭东南街与和平路交汇翡翠公馆。”
  出租车师傅一声“好嘞”,打开计价器,“呲溜”滑出去了。
  昨天刚下了一场雪,今天上午温度突然升高,到了傍晚,之前化成水的雪又在地面结成了冰,路难走着呢。
  “你现在在哪儿呢?”
  “刚从学校出来,准备回家。”
  崔一建一听,乐了:“这就准备上岗了?”
  “明天第一天。”方矣靠在椅背上,心情不错,“折腾了这么久,再拖下去我真准备回去申博了。”
  “你可别读了,”崔一建说他,“上学有什么意思啊?这么的吧,今天算是双喜临门,晚上一起喝酒呗。”
  “还有哪一喜?”
  “光棍节啊!”崔一建说他,“你别跟我这儿装,方老师感情生活一片空白,这事儿大家伙谁不知道啊!”
  方矣笑了:“……行吧,时间地点,我去就是了。”
  “九点半,老肖酒吧,他说他那儿来了个新的酒保。”
  “他看上了?”
  “这位人民教师的思想怎么那么龌龊呢?”崔一建说,“老肖说这酒保小哥会调一百零八种酒,咱可以挨个试个遍!”
  “一百零八种……”
  “我也不太信,晚上去验验货呗。”
  “还验货,你这张嘴也是说不出正经话了。”
  方矣不是那种爱玩爱闹的人,但身边那几个关系好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他们不省油也就算了,还非拉着方矣一起,干什么都不落下他,美其名曰“拯救空巢老男人”。
  方矣其实也没多老,28,正是大好年纪,但因为他的生活跟那些狐朋狗友比起来实在有点儿规律得吓人,所以才总被吐槽是老年人。
  九点半去酒吧,平均一个月也就一回,而且每次去,他差不多都十二点前就回来,崔一建吐槽他是21世纪的辛德瑞拉。
  要知道,方矣的日常是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睡觉,不抽烟少喝酒,不喝可乐不熬夜。
  崔一建说:“这不是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我得把你从深渊中拯救出来。”
  然而,崔一建屡试屡败,这么多年过去了,方矣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只是很偶尔的才跟他们胡闹一回。
  方矣先回了家,翻了翻今天拿到的资料。
  他在国外读完研究生之后在那边工作了几年,去年回国,玩了一阵子,琢磨着找个清闲点儿的工作,后来到一所大专当了一阵子的辅导员,家里始终觉得大专不太好听,赶巧碰上有个机会,S大金融系的辅导员调走了,方矣他爸托了点儿关系,还算顺利地把方矣给安排进去了。
  他今天去学校办手续,拿到了自己即将接手的□□。
  S大虽然算不上什么名牌大学,但是所还不错的重点,当时方矣他爸说:“要不你还是读个博,之后在学校教课总比当辅导员好得多。”
  方矣觉得无所谓,相比于教课他其实更愿意和学生们相处,过去那段时间的辅导员经历让他觉得挺珍贵的,不省心但有意思,他喜欢。
  他翻看了一会儿□□,把比较特殊的单独拿了出来,准备之后再仔细研究一下。
  八点多的时候方矣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在九点前出门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光棍节”还真的成了一个“重要节日”,明明天冷路滑,想着要喝酒方矣就没开车。这种天就应该在家里窝着,可是外面竟然到处都是人,他裹着大衣站在寒风里,好一会儿才等到一辆空车。
  上了车,车里正放着那首经典又应景的《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这歌挺损的,但听得方矣还挺乐呵的。
  到酒吧的时候九点二十五,方矣向来守时,崔一建说这也不是年轻人的作风。
  他进去的时候老肖正在吧台跟人聊天,见了他直接招手叫他过来。
  “怎么样?新单位可还行?”
  “重点大学,你说呢?”方矣坐在他旁边,问,“老崔还没来?”
  “那狗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那边给你们留了座儿,走,我带你过去。”老肖冲着斜对面的酒保打了个响指,响指声被淹没在音乐声中,但那酒保就像是跟老肖心有灵犀似的,还真凑了过来,老肖说,“你最拿手的,先调十种给我们送过去。”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