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再爱一回+番外 作者:樊落

时间:2018-12-12 11:33 标签:
华灯初上。街道两旁林林总总的看板标牌在霓虹灯的相互辉映下反射出各种奇异的光芒,竟比白天显得更加醒目。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由於正处於红灯状态,周俊被夹在等待绿灯的人群中间。周围不断袭来的汗臭气令他本来低落的心情更加烦闷。 他低下头,看看沾了一
华灯初上。街道两旁林林总总的看板标牌在霓虹灯的相互辉映下反射出各种奇异的光芒,竟比白天显得更加醒目。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由於正处於红灯状态,周俊被夹在等待绿灯的人群中间。周围不断袭来的汗臭气令他本来低落的心情更加烦闷。
  他低下头,看看沾了一层灰尘的皮鞋。原来不知觉中自己已在这个城市里转了一天。
  忽然後腰被人推了一下“绿灯了,想什麽哪!”
  周俊向前趔趄了一下,幸好拥挤的人群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前扑。就这样随著人流过了马路。人群向四面逐渐散去,只剩下站在信号灯下不知何去何从的他。
  周俊茫然地看著面前这条陌生的街道。
  我要去哪里?我……可以去哪里?
  对於今天才搬到这个城市的周俊来说,除了秦楚家以及他带自己去的几个地方外,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是陌生的。甚至对於相识了七年的秦楚,他竟然也觉得好陌生。
  手机响了起来,周俊按下接听键。“喂……”
  耳旁传来秦楚焦急的声音:“俊,你在哪里?我打了你手机,一直关机。宾馆那边也说你没订房间。别生气了好吗?你回来吧,我等你。”
  “……”
  “那我去接你好了,你现在在哪里?”
  “……”
  “不要再赌气了。今天算我不对,我道歉。你先回来好吗?”
  我没有生气,也没赌气。我不说话只因已无话可说。
  周俊沈默了好久,在秦楚几乎以为他要挂机的时候忽然说:“你没有不对,也许这是你认为正确的生活方式。秦楚……我们分手吧!”
  对方静了一下,忽地爆出一声怒吼:“你在说什麽?”
  “我说……我要和你分手!”周俊声音渐渐放低:“你不是我那杯茶。”不再理会对方的狂吼,关掉了电源,顺手一甩,手机在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形之後落进了街旁的水沟。
  秦楚,这是你买给我的手机,现在我还给你!
  所有你曾经给我的,我都还给你!
  周俊慢慢向前走去。
  前面有一间西餐厅,还有几间酒吧。其中一个紫蓝色的waiting bar的霓虹招牌映入他的眼中。好奇怪的颜色,好奇怪的名字。Waitting?等待?他有些自嘲地想,大家都在等待什麽?金钱还是爱情?
  已经走得好累。就这家吧。看看自己能等到什麽。
  周俊走了进去。在穿过长廊的时候,一对相拥的情人正巧从对面走过来,由於走廊很窄,周俊侧身给他们让开了路。那擦肩而过的感觉让他觉得有点怪异,直到走到吧台前才突然想到,原来刚才经过的情侣是两个男人! 
  周俊觉得冷汗流了下来。
  这不仅是一间酒吧,而且还是一个gay吧。就算自己不喜欢女人,也不要这麽戏剧性的随便进一间酒吧,就是间gay吧吧?还是现在gay也流行,普及到千家万户?
  周俊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呆在这种暧昧的场所,正要转身离开,吧台前的侍应生带著职业性的微笑向他问道:“先生,请问你想喝点什麽?”
  潜在的本能告诉他应该马上离开,可惜多年养成的随和性格使他很难对他人的请求做出回绝。他只好说了句:“来杯加冰威士忌”想想自己的酒量,忙又添了一句:“再加一点水。”
  即使失恋,也不敢在这种地方放纵自己。喝完这杯,就回自己的小窝慢慢疗伤吧。
  於是,周俊拿著一杯又加冰又加水的威士忌在酒吧里左转右转,最後走到最里侧的一个角落里坐下,开始了他的等待。 
  这并不是一间很大的酒吧。以吧台为一边,形成一个斜长的三角形。沙发是暗橘色的,靠墙壁盘桓著几株绿藤植物,其间有几朵小白花星星点点。吧里除了吧台稍显明亮之外,余下的空间均采用暗式格调,昏暗迷乱的灯光下,人影交叠。间或的呻吟声及衣服摩擦声缠绕在空气之中。有几对赤裸著上身,环抱在一起,双手在对方身上任意肆虐著。整个空间充满了激情和欲望。
  周俊从来不知道爱欲竟然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肆虐放纵。他在心里面已经不下百次地诅咒自己,怎麽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人家失恋他也失恋,为什麽他要在这淫乱放纵的场所,喝著他根本就不喜欢喝的威士忌,外带观赏著眼前这火辣辣的春宫秀?
  周俊对面不远处的圆椅上就坐著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一个很漂亮的男孩斜靠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孩手一抖,酒水点点滴滴溅在男人的大腿处。随著男孩的擦拭,男人凑在他耳旁不知说了些什麽,逗的他咯咯直笑。酒杯又被故意晃了一下,更多的酒泼到男人的腿根部,男人抓住男孩的手在自己被溅湿的地方擦了起来。男孩就势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手继续在男人的私处摸索著,一面吻住男人的颈部。男人解开男孩的裤带,探手进去用力掐揉著他的臀部。男孩扭动著纤腰,握住私处的手动的更快了起来。
  这两个人的岁数至少差一轮吧,周俊嘲讽地想。
  那个男人似乎注意到周俊的存在。俊眉扬了扬,朝他微微一笑。周俊侧过头去,想起早上发生的一切,心里竟酸酸的堵得慌。他的手胡乱地转著酒杯。暗褐色的液体随著酒杯晃动著,杯底渐渐化开的冰块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就这样,仿佛催眠的记忆被铃声唤醒,眼泪蓦地流了下来。
  并不喜欢辣辣的威士忌,每次不由自主地点它,只因为那个人喜欢吧。
  永远带著笑容的秦楚斜坐在高脚凳上,轻轻摇动著酒杯,然後用他带著磁性的声音说:“冰块撞击酒杯的声音真得很好听,就好像……对了,就像檐下的风铃声。” 
 
 
  接到调去总公司的通知是在上个星期,当时听到消息的一瞬间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大学毕业後,周俊被一家名叫天地人的电子器材公司录取。原以为可以留在总公司,与秦楚同处一个城市,却没想到会被调到分公司去。虽然两个城市之间只有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但因为平时两人工作都很忙,所以难得见上一面。也因为如此,这分开的三年里,为了可以调到总公司,周俊几乎卯足了十二分的干劲工作。通常他都是借来总部出差的机会才能和秦楚见上一面,偶尔秦楚也会到周俊所在的城市来看他。
  那时秦楚已接任了父亲的职位,担任珣晟集团的总经理。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要负责几家公司的运作,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周俊也不好意思要他专程来看自己。
  这下好了,今後可以每天都在一起。虽然公司有提供职工公寓,但还是两个人住在一起比较方便吧?秦楚这家夥一个人住,也不知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还是不要把这个消息提前告诉他了,否则要让他知道自己为了调到总部竟把地区经理的职位都给辞了,还不知道要怎麽笑话他呢。
  心里一边美美地盘算著,一边办理交接离任手续。花了一周时间才把那些繁琐的手续搞定。
  昨天将衣服杂物托公司内部的专递运到总部那边之後,又去参加了同事们专门为自己开的欢送会。今天又一大早坐上公车。在忍受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颠簸之後,终於来到秦楚所在的城市。
  秦楚见到他突然出现,一定会很惊喜吧?可还有更惊喜的消息要告诉他呢。
  坐在出租车上,周俊如此想。
  一想到马上要见到三个多月没碰面的恋人,他心里就被充斥著的喜悦涨得满满的。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一个俊美的男孩为他打开房门为止。
  男孩还穿著睡衣,蓬乱的头发和困倦的表情完全遮掩不住他俊秀的脸庞。他打了哈欠,大大的眼睛转了转,狐疑地看著周俊:“你找谁?”
  那种表情几乎让周俊以为自己敲错了房门。
 “请问……是秦楚家吗?”
  男孩露出释然的表情。“进来吧。”在周俊进来之後关上房门。
 “秦哥在洗澡呢,坐著等会儿吧。才十点多,你好早啊。好困,我再睡一会儿。”
  他说完後转身走进卧室。卧室门被虚掩上,只把周俊一个人留在外面。
  浴室那边传来水声,正如男孩所说的秦楚在洗澡。
  不错。欢好後,秦楚有晨浴的习惯。
  周俊把目光转向客厅。
  沙发垫子全被推落在地上,旁边有个滚倒的花瓶,散落的花瓣浸在水中,一朵竟被揉得粉碎,胡乱散在一边。茶几斜成一个可笑的角度,一件衬衣勾在茶几角上,上面还堆了两个靠垫。
  整个空气中残留著欢好後的暖昧氤氩之气。
  周俊仿佛整个身子掉入冰窖,突然间冷得发抖。 
  那个漂亮的男孩是他的新情人吗?只不过才三个月没见啊。还是……一早就有了,只是瞒著他而已。
  不是没有顾虑过两人的关系,只是想相信所爱的人。不管他是多麽优秀,多麽引人注目,他只是他的秦楚啊。
  一时间有股想一走了之的冲动,却又不甘心就此离开。恍恍惚惚中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个多年来一直令他眷恋依赖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辰,起来了吗?今天怎麽这麽早。”
  沐浴过的秦楚只在腰上围了条浴巾,头发还没擦干,水珠滴在他古铜色精干的胸肌上,带著一股诱人的男性魅力。
  就这样看著他,竟什麽也问不出来。周俊悲哀地发现,他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就算暗恋了四年,就算相恋了三年,他,秦楚,也从来都没有真正属於过自己。
  秦楚也很惊讶於周俊的出现,俊雅的脸上划过一丝诧异,但随即就被温雅的笑容掩上。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